沈九的扇叽

老爷们给评论吗。
【慎关,避雷】
秀秀文国债都吃。
最喜欢的就是冰秋和冰九。
冰九白月光,冰秋心朱砂。
本命cp且主产:冰九
本命角色:沈九
【也有cp洁癖。也挑,所以十万分讨厌ky】
逐渐冰吹【JPG】
还在学习摸索,笔文和画风都尚为成熟,还请多包容。
产粮随缘

青鸟殷勤为探看【5】

“奶奶,谁来了?”房内走出一位17、8岁的少女,腿脚貌似不大方便,走起路来踉踉跄跄。
听少女对老人的称呼,大概是老人的孙女,老奶奶原本淡漠的脸上露出一丝慈爱的笑容:“这位道长和那个小道人是来调查前几天的血案的,今晚在我们家住一宿,你的腿不方便还出来走动,进屋休息去。”
少女看了一眼沈九和洛冰河,礼貌道:“道长和小道人好,我叫允儿,道长和弟子今晚放心在这休息,希望你们能破了这案子。”
说着,便向老奶奶撒娇似的吐了吐舌头,扶墙进屋了。
因为老人家里本来就孙女和自己住,本来房间就少,只有一间空房,沈九只好与洛冰河凑合着用。
房间里积了不少灰,看起来许久没有人住了,木床上还盖着白布遮灰。
洛冰河放下包裹,没等沈九开口便开始打扫房间,先是把桌子和椅子打扫干净才让沈九落脚坐下,然后迅速的把屋内的灰尘,蜘蛛网都打扫干净。
干完一切后,他看向沈九,好似在求夸奖,但是沈九却好像没有注意到洛冰河的目光,他闭着那双眼睛,靠着椅子,不知是在冥想还是睡着了。
洛冰河见沈九没有理会他,眼中的光芒渐渐熄灭,安静的趴在沈九身边不远处的桌面上,歪着头看着沈九,沈九长的好看是他第一次见到沈九时就清楚知道的,此时沈九闭上了那双眼睛,竟让他觉得沈九有些安静,他觉得这样也不错,时间停在这一刻是显得那么安逸。
洛冰河看的有些入神,沈九突然睁开了眼睛,好巧不巧撞上了洛冰河的视线:“有什么好看的?”
洛冰河突然被问,惊慌失措道:“师尊长的好看。”
“……”
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后,他又羞红了脸,磕磕巴巴道:“不…不是,我…”
沈九抬手打断了他,拿出一个布袋子,放到洛冰河面前,洛冰河恢复过来,看向沈九放到面前的布袋子,拿起来打开,发现里面放着许些叶子。
洛冰河不知沈九何意,投去疑惑的视线。
沈九注意到洛冰河的视线,拿起一片叶子道:“今日我教你如何传灵。”
“传灵?”
“传灵是与问灵相似的法术,不同的是,只能传来生灵,凶灵是无法传来的,且,传灵得到的信息只能是生灵生前所知道的信息。传灵可以用任何东西做为媒介。等会你细细感受我周身灵力的变化。”说罢,沈九捻起叶子注入灵力,身边逐渐起薄雾,是传灵成功了,是一位女性的灵魂,她身着嫁衣,面色苍白,脖子上还有用白绫勒出来的印子,看样子身前不是被人用白绫生生勒死就是自杀了。
沈九皱起眉头,这位身着嫁衣,莫不就是那位刚嫁入丘府就惨遭死亡的女子,不会这么巧吧。
“何人?”
“江家独女江沅儿。”
果真是江家那位姑娘,沈九又接着问道:
“何因?”
“自杀致死。”
“为何?”
“……”江沅儿顿了顿,又道“爱人战死,为之随去。”
洛冰河听到这答复也皱起眉头,不对,江沅儿分明是一夜突然死亡。
沈九问完,便结束了传灵,雾气消散,江沅儿的身影开始渐渐模糊,直至消失。
“师尊,刚才那位江姑娘的答复……”洛冰河凌乱了,他没想到事情竟然复杂了起来。
沈九倒一杯温水,茗了一口道:“灵,是不会说谎的,且传灵,只能说出生前的信息,也就是说,或许,我们应该换个角度思考,要是,那位惨死的‘江沅儿’本身就是个死人呢?”
洛冰河脸色一白:“师尊的意思是……?那个嫁入丘府的江沅儿,根本就不是江沅儿?”
“可以这么理解。”沈九揉了揉太阳穴,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……刚才他只是假设,也许真的是这样,那么也就说的通为什么丘府一下子惨死、疯魔那么多人了,但是那个亡灵的目的是什么呢?
为何要占据江沅儿的尸体“起死回生”,又为何要杀害丘府的人?
沈九的种种疑问,都只能希望在明天的调查中能得以解答。


苜菽蔬:

冰九群活动邀请  主题:睹物思人

“师尊偷偷看这观音佩可是思念弟子了?”

别思了!!上去就是干!不怂!!!【ntm

皮一下*٩(๑´∀`๑)ง*
1有参考动作
2源由隔壁七九【所以不是我的主意】
p2是原图
皮一下很开心
是冰九,有动作参考【bcy素材:笑的像个孩子】原素材图被我搞丢了

朋友画的追凌,因为她不玩lof,我就发了w

Q版是什么。为什么那么难【这辈子都不想画Q版了。】什么狗屎。
原梗是 @Ping 太太的雪香w

青鸟殷勤为探看【4】

洛冰河带上包裹,跟着沈九出了客栈。
沈九有目标的走着,离城镇越来越远,洛冰河紧紧跟着沈九,即使他并不知道沈九要去哪,但对仅仅14岁的洛冰河来说,把他救下来的沈九去哪,他都会跟着。
洛冰河从出生到现在,尝尽人间疾苦,他一直想不明白,为什么大家都不待见他。从小到大只有母亲待他好,母亲在一年前就去世了,走的时候,洛冰河第一次哭了,那天他不知道哭了多久,一边哭一边帮母亲把尸体安葬起来,泥土混杂着泪水。嘴里呜咽着,他觉得那时,他才是真正的被世界抛弃了。
但即使这样,他却从没记恨过那些欺负他的人,因为母亲说过,不管怎么样,要做一个心怀善意,对世界充满希望,才能活的开心。
母亲离开了一年,洛冰河已经适应了独自生活,只是他没有想到,竟然会被人突然拉走殴打。他硬生生被打晕了过去。
也许正是这样,沈九才能看见他,才把洛冰河的生活,从“一”添上一笔变成“二”。
对于洛冰河来说,沈九不仅是救命恩人,更是他现在唯一的救赎。
他不想再被抛弃了,他不想再品尝孤独了。
想着,洛冰河握紧了拳头,眼神盯着沈九。
师尊,不要抛弃我。
然而洛冰河的想法,沈九浑然不知,依旧领着洛冰河走。
……
终于,沈九看见了一个宅府,门牌上写着大大的“丘府”,只不过这儿确实是荒凉到极致,杂草丛生,乱七八糟的长着,肆意的缠在各个地方,本来应该枝繁叶茂的树枝,如今光秃秃的不成样子,树枝上还停着几只乌鸦。
最让沈九奇怪的是,这丘府,虽说是大富人家,但是地段却如此偏僻,这离城镇可是有好几里路,坐马车都要半个时辰。
“师尊,这是……?”洛冰河看了一眼眼前的“鬼府”,转身疑惑的看向沈九。
“带你出来历练,先从这开始,我想你应该早知道我在查这件事了。”沈九蹲下身,用手捻了一块泥土检查,又站起身绕着丘府看了一圈。
心中的猜疑愈来愈浓。
洛冰河闻言立刻答道:“弟子只是没想到竟然那么快。”
沈九看了洛冰河一眼之后便移开眼,继续搜查丘府。
“这丘府……一定有蹊跷。”说着沈九画了一张驱魔符贴在了丘府门上才带着洛冰河进去。
“洛冰河,你感觉到了什么。”沈九边检查四周边问道。
“嗯……恕弟子无能,并未发现什么,只是……感觉到不舒服,这里给我的感觉跟外面不一样。”
“嗯,继续。”
洛冰河顿了顿,清清嗓子,偷瞄了一眼沈九,边恭敬道:“还有,外面消息说,这丘府上下死的死,疯的疯,但我们从开始到现在,并未看见一具尸体,或者一个‘疯子’安静的让人起疑,若说是先前已有人来过此处,把人弄走了,那弟子是万万不会相信的,这丘府一夜发生此等时,官府却没有派人查明,且整件事邪门的很,断然是没人敢靠近。”
“不错,确是如此,疯子可能会失心迷乱中跑走,尸体绝不会,那只有一种可能,这——有个结界。”话音刚落,洛冰河就听见一声巨响,身边的场景开始支离破碎,慢慢显现原来的模样。
空气中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,沈九微微皱眉,也不知道从哪拿出来的扇子,嫌弃的把味道驱散,神奇的是,沈九刚扇几下,气味就差不多散的差不多了,洛冰河好奇的看着那把扇子,直到沈九把扇子收回去。
那扇子一定是师尊的一件法宝吧,洛冰河如是想到。
“谁?!”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出现,一把剑对着沈九。
“师尊!”洛冰河喊道,他向前走一步,抽出一张符纸,只是他还没有再进行下一步,沈九便出声了。
“粗俗。”沈九一声落下,那白衣少侠竟无法动弹,他死死的盯着沈九,不知他要做什么。
“你们修士,都是这般粗俗之人吗?什么都不清楚就动杀心,也不怕误伤。”沈九嗤笑道。
“哼,误伤?这结界普通人是不可能进来的!”白衣少侠哼道。
“那你又是如何进来的呢?”沈九冷着面色,漫不经心道。
“我……”
“杨一玄,你在干什么?”
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,白衣少侠身后多出了一个人,这人,正是那日在客栈打听消息的白衣大侠,而他,也正是鼎鼎大名的柳清歌。
沈九退后一步,嗤笑道:“这位大侠的弟子?那还请带回去好好教导。”
“我的弟子,当然不需外人管教。”柳清歌冷声道,刚说完,杨一玄身上的咒便解开了。
沈九哼了一声便带着洛冰河准备离开。
“你也是来调查丘府灭门之事的?”柳清歌突然喊住沈九。
“是又如何?你我各调查各的,不耽误吧。”
“……你。”
沈九甩袖带着洛冰河离开。身后便听见柳清歌道:“我名叫柳清歌,如果都是调查这件事的,不妨合作一下。”
“哼,不需要 ,我们两个足矣。”
“……”柳清歌莫名语塞,就这样看着沈九带着洛冰河离开了丘府。
——
“师尊……那人是,苍穹山百胜将军,柳清歌?”洛冰河看向身后,微微皱眉问道。
“嗯,怎么。”

“师尊……认识他?”

“不认识。”

“没事了……。”洛冰河放下从杨一玄出现时就紧紧握着的符纸。
不知道为什么。
莫名不爽。
柳清歌……到底和师尊什么关系。
看师尊刚才的表现,绝对是认识柳大侠的,但是柳大侠却好像不认识师尊,不像装的……那么,师尊是单方面认识柳清歌?
啧。越来越不爽了。
……
“当当当吱呀——谁啊?”一个老太太打开门,沈九便向她道:“打扰了,老人家,请问今晚可以收留我和弟子一晚上吗?我会给报酬的。”
“那进来吧。”老太太抬起眼看了会沈九便打开门请沈九进屋,倒了一杯水给他。
“多谢。”
“看你这身打扮,是个修仙之人?来这么荒凉的地方作甚?”老奶奶慢悠悠道。
“我带弟子出来历练,听说这丘府灭门的事,便过来管这事了。”
“这样啊,说起来也是因为那事,这附近本来也有人住的,结果现在都搬走了。也就像我一样,搬不动的,走不了的,还在这。”
“好了,不说了,今晚就好好在这休息,希望小伙子你能带着你弟子一起破了这案,我这房子小,空屋子就一间,不过你们挤挤也可以住。”
“多谢。”

——

恭喜解锁新人物——柳清歌

青鸟殷勤为探看【3】

ooc有,bug有,魔女梗。
魔女——冰哥
青鸟——小九
具体看前文。
###“#####“############

沈九带着洛冰河到一家客栈里,准备在此处休息一宿。
“师尊,我们来这做什么?”洛冰河疑惑道,他看师尊这一身行头,不像是平凡家中的人,可他却不知城中有那一家富人姓氏为沈,而且他的师尊为何出现在那样人烟稀少的林子中。
沈九瞥了洛冰河一眼,道:“先在这休息几天,到时候了,再告诉你。”
说着,把一本书丢在了洛冰河怀中。
洛冰河看着怀中的书,打开看了一眼,激动的看着沈九:“师尊……?”
“嗯,你先照着上面修炼吧,不懂的再找为师,好了,为师累了,出去。”沈九下逐客令,洛冰河见沈九看起来确实累了,便退了出去,到沈九客房旁边的那间,钻研这本刚刚得到的秘籍了。
这三天里,洛冰河刻苦钻研学习,对于不懂的地方,他有去请教沈九,但那是极少的情况,他不愿意打扰到沈九。
而沈九当然也不是闲着,这几天他一直在打听那日听到的消息,所谓江家女儿死亡事件。
这客栈也是此处很有名的客栈,来这的人有什么事都喜欢跟店小二说,一来二去,这也成了一个消息站,也多亏这样,沈九打听这事轻松了不少。
“客官,这几日我见您一直在打听什么事儿,要不要跟我说说?不说别的,就光消息灵通这事,我王允说第二,这都没人敢说第一嘿。”王允是这家客栈的“大人物了”是小二中的“老大”,他说的确实是属实,不说其他地方,就这苍井村,消息就没有他不知道的。
沈九闻言,便问到:“你可知那江家女儿的事?”
王允拍拍胸脯,给沈九倒了杯茶水,语气诚垦道:“那您可是问对人了,别的不说,就这事闹得沸沸扬扬的,我不想知道都难呐,这不,前几天还有一个白衣少侠向我打听这事。”
说着,他便站直了身子,向沈九说道:“这江家姑娘,是一位长相貌美,贤惠的好姑娘,可这姑娘,却有一个青梅竹马,两人两情相悦,但竹马一年前奔与沙场,战死了。她就不愿意嫁。决定守寡。
而那家娶了她的少爷,是北山有名的大户,丘家。
听说为了娶这位美娇娘花了不少银两,那美娇娘也不知怎么的,竟然答应了这次的求亲,于是丘少风风光光的把江家女儿娶进了家门,如愿以偿。
可这多喜庆的一件事啊,结果第二天竟然发生了那么令人寒颤的事。
就在早晨仆人去叫人的时候发现了丘少和江家女儿的尸体。”
说完,王允还感叹江姑娘命不好,先是心爱之人的战死,再是好不容易打开心扉嫁入好人家,第二天却命短死了。
这怎么死的,到现在还是一个未解之谜。
沈九听完,向王允道了谢,拿出一些银两塞到他手中,便进屋了。
王允接过钱,看着沈九离开的背影,感叹果然消息卖的对,这人果然不是什么平民百姓。也对,打听这事的,哪有什么简单的人,这人是,上次那位白衣少侠也是。
不然平常人听听就算了,那像是一副刨根问底的样子。
然而沈九却是真的只是想在人间找找乐子。
洛冰河正在房间修炼,沈九突然推门而入,他立刻停止,站起身来,恭恭敬敬的向沈九作辑:“师尊。”
沈九点点头:“该走了。”
洛冰河疑惑的抬起头,随后又好像突然醒悟:“是!”

沙雕表情包,是改图。后面是原图。

洛先生让开一下,这是九给我的快递,谢谢【。】

#顶着锅盖跑#
文的话等着我回来!